在中国快速城镇化过程中

2018-06-27 19:59

[page]

[page]

记者了解到,在中国快速城镇化过程中,集装箱村现象在上海并非首例,一些离开土地的农民在城市边缘过着非农非民的生活,因此箱民的出现也并非偶然。中新社发(张亨伟 摄)

7月11日,因挂上门牌号而备受关注的上海集装箱楼房已经大门紧锁、人去楼空,门牌号也被摘除。据曾经居住在内的外来务工者程女士介绍,住在集装箱里租金便宜,每月房租费500块钱,这是她们能够承受的。

记者了解到,在中国快速城镇化过程中,集装箱村现象在上海并非首例,一些离开土地的农民在城市边缘过着非农非民的生活,因此箱民的出现也并非偶然。中新社发(张亨伟 摄)

记者了解到,在中国快速城镇化过程中,集装箱村现象在上海并非首例,一些离开土地的农民在城市边缘过着非农非民的生活,因此箱民的出现也并非偶然。中新社发(张亨伟 摄)

7月11日,因挂上门牌号而备受关注的上海集装箱楼房已经大门紧锁、人去楼空,门牌号也被摘除。据曾经居住在内的外来务工者程女士介绍,住在集装箱里租金便宜,每月房租费500块钱,这是她们能够承受的。

7月11日,因挂上门牌号而备受关注的上海集装箱楼房已经大门紧锁、人去楼空,门牌号也被摘除。据曾经居住在内的外来务工者程女士介绍,住在集装箱里租金便宜,每月房租费500块钱,这是她们能够承受的。

7月11日,因挂上门牌号而备受关注的上海集装箱楼房已经大门紧锁、人去楼空,门牌号也被摘除。据曾经居住在内的外来务工者程女士介绍,住在集装箱里租金便宜,每月房租费500块钱,这是她们能够承受的。

7月11日,因挂上门牌号而备受关注的上海集装箱楼房已经大门紧锁、人去楼空,门牌号也被摘除。据曾经居住在内的外来务工者程女士介绍,住在集装箱里租金便宜,每月房租费500块钱,这是她们能够承受的。

记者了解到,在中国快速城镇化过程中,集装箱村现象在上海并非首例,一些离开土地的农民在城市边缘过着非农非民的生活,因此箱民的出现也并非偶然。中新社发(张亨伟 摄)

[page]

[page]

记者了解到,在中国快速城镇化过程中,集装箱村现象在上海并非首例,一些离开土地的农民在城市边缘过着非农非民的生活,因此箱民的出现也并非偶然。中新社发(张亨伟 摄)